close

說起來是很適合作為終結少女生涯的一日。
周渝民說他結婚了,很多人跑來跟我說他說他結婚了,

我也不是真的悲傷,
而是這像是宣告著某一種結束,這一年來很多事都在跟我訴說著我以該告別甚麼了。

但怎麼偏偏是這一天呢?
連續看了金馬影展多日,一樣的,遊走在影展的各家戲院,我明白那裏還是透著我極其熱愛的空氣
唯有走進去,我就能在那暢快呼吸。
我會有些過意不去的並沒有改變,也就是關於我在這裡出現的身分。工作人員或者是影迷,今年叫做亞洲電影觀察團,他們也說是影迷中的影迷,我是又喜又悲。
看見別人在自己想要的位置,還是會羨慕的。可老實說,今年的這個身分,是有那麼一點像是誤闖(裏頭的人讓我自卑),為何覺得更適合自己更能勝任的事卻總遇不上
真像個笑話,對我來說這位置太重,我說不出這是一種平步青雲。做一個超級影迷,令我覺得太尷尬了。

我還是看著一部又一部的電影,記錄起它們。
稱得上能作為一名影評嗎?連暴露自己的本名都退縮。這就是我啊。


影展開跑前,我則完成了研究所申請。
我很開心這一切之於我都不衝突,我想請的假也都被允許了。
回到政大的那一天非常美好,拿到三封教授寫的推薦信,走過新聞館、傳院、藝文中心、創意實驗室拿走它們,想見到的人,去到的地方都到了。
我他媽的還是好喜歡政大,我不知道如果未來我有可能要去到其他大學,政大會不會超越。為什麼離開這裡之後我好像去到哪裡都不對,是不是這裡沒有把我教好?有時我忍不住要這麼想。但我的東想西想總是太難有答案。
準備備審資料時,我也會停下手忽然擔心自己沒有真的想要念吧?是不是都是沒得到想得到的工作所以才念,那種感覺很撞牆。
曾經,我很想逃離台北時,覺得能去到花蓮的學校那就太好了。有海的地方,有山的地方,想去那裡洗成一個不一樣的人。怎麼,現在又怕走不開了呢?

現在的工作中,有時還真的會冒出
我曾覺得自己應該很難對這份工作有所依戀的,那和我兒時來上課會產生的情感肯定不同的。我很早就發覺二者不能互通,我並不能透過這份工作,紓解到從前我對舞蹈教室的眷戀。更多的時候,我可能會有點討厭起這裡吧?
可是那一天,忽然有了個好像看這些孩子慢慢長大的情緒,長大之後你還會記得我嗎?尤其那個會緊緊抱著我大腿的孩子,他為什麼這麼喜歡我呢?也許他對好多老師都這樣呢,我竟無法停止愛這個孩子。如果我的工作可以是單純的陪這他們長大就好了。

有一段時間,我沒有那種討厭這份工作的情緒了。
也就是毀滅我少女情懷的這同一日,我為自己待在這間教室工作再度感到悲傷,我想自己從來就不是一個會計,我想著為什麼我要會妳會的記帳方式,我覺得自己就像是個笑話。
那種生氣的情緒大概就是一種幼稚吧,但被別人倒上了怒氣,正好讓我可以氣一氣便走,豈不正合我意?
這幾天英文課上的主題恰巧都是dream job,不過是個會話課何必用真心?我說出了自己的背景,然後和組員分享但我做的工作和這都不相關,曾經我以為我喜歡的,做了之後我卻不慎喜歡,老師問會不會是因為公司環境或人,我想是又也許不是。

畢了業之後就是站在原地吧?
說到過去的工作,去看試片時遇上了前工作即將發行的作品,我想我是有點心理準備要遇到某些前同事的。所幸最討厭的人沒有出現,卻見著了總經理,只好快閃。簽到時,公司的新人竟還看到我的名字跟我自我介紹他是新來的。又是個另類的笑話,我想生活何時能停止荒唐呢?你好嗎,我問不出口,也許我若沒搞錯開演時間,便會停下多聊兩句。能在巧遇吧?還有媒體茶敘呢。


這是關於這段日子的總紀錄吧。
然後激起我不得不紀錄的還是他
友人傳來訊息的那一刻,我其實是平靜的。但也靜的希望一切都靜止下來。
然後一陣憂傷襲來,我想那是為自己的生活現狀而苦悶的悲,看著你幸福真好,但為何我是如此痛苦呢?
於是喜悅很難被分享。


有一種很想哭的情緒跑了上來,
那是在告訴我,此刻少女情懷的終結,但我卻還沒有準備好,面對這一個現實世界。
我的生活糟透了,而你的幸福也無法讓我也感到幸福了。
我好氣,那些曾經想追逐的,我都像個笨蛋一樣停下來了,

這一日是應該被紀念的吧
謝謝你周渝民。

我只想要保有一件事,
那就是能為你製作一部電影,不想被大學同學給搶先一步了。
這是我最後最後的少女心了。
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Shandy.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